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六合乐坊论坛 > 正文
《无双》成国庆档最大赢家这么多年港片就是忘
更新时间:2019-07-09

  www.bw8686.com”周润发对郭富城的质问,很容易让人把《无双》和34年前的《英雄本色》联系起来。

  《无双》无疑是今年国庆档的最大惊喜。在开局由种子选手——开心麻花的《李茶的姑妈》领跑,又有张艺谋携《影》回归的情况下,排片不占优势的《无双》上映第三天就登上单日票房冠军的宝座,此后持续领跑,上映7天票房突破6.5亿,国庆档冠军提前到手。

  口碑是《无双》最大的依仗,其中最响亮的评价是“将观众带回了香港江湖片的大时代”。

  港片没落已是老生常谈,但“新港片”的崛起更不容忽视。从《红海行动》到《无双》,从《杀破狼·贪狼》到《追龙》,阿里影业和博纳影业已然成为内地两大港片操盘手,推动若干港片复活。而对于内地观众,港片不仅意味着成熟的电影工业,更是三十年的难忘情怀。

  少年时的趣味,经常决定人一生的品味。70、80、甚至90后一代的观影习惯和观影审美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就是港片培养起来的。那些熟悉的港片元素,总让人回想起前网络时代,挤在录像厅偷偷窥视香艳、暴力与豪情的青春岁月。

  《无双》的成功也是如此,故事模式的创新下,是时代命题的历久弥新:这部反映假钞犯罪的电影,实则是对《英雄本色》、《跛豪》、《上海皇帝》等名作的致敬,其剧情的开展和对人物性格的处理,几乎全部延续了“枭雄电影”的基本框架:

  一个肩负仇恨和天赋流落异乡的男人,凭借自己的智慧与勇气逐渐往上爬,在情义的漩涡中从流漂荡,功成名就,最后又在时代的作弄下黯淡退场。

  一个几乎天衣无缝的谎言,一次精彩的瞒天过海。《无双》的叙事紧抓悬念,最后谜底揭开一刻,在瞠目结舌之余让人回味悠长。“无双”的片名也发人深省:凶神恶煞的外表与大奸大恶之间并没有等号,也许狡猾谎言加上可怜的外表才是魔鬼的标准。而假的就算做得再真,也不过是一幅像真画。

  以代号“画家”(周润发饰)为头目的假钞犯罪集团,利用真假难辨的伪钞,在全球交易获利。被捕的集团成员李问(郭富城饰)成为了警方的突破口,而他给警方讲述的故事则是:

  李问是一个落魄多年的画家,因为没有绘画天分而和女友分道扬镳。失意之时,“画家”出现并欣赏他的造假才能,拉其入伙制造伪钞。在一次次的枪林弹雨中,在“画家”无所不用其极的压迫下,李问想要脱身而不得。

  然而,这个关于“画家”的身份却是李问,根据警方办公室里有限的可见的资料现编的,还能编的绘声绘色逻辑严密,而且非常好的利用了审问警察的心理,让人深信不疑“画家”的存在。而谜底揭穿后,却是李问的金蝉脱壳:李问和“画家”本是一人,当警方沉迷“画家”故事,已经堕入李问的圈套。

  这个嫌疑犯的水准达到了完全大片级的编剧,“精分”的模样让人不寒而栗。尽管“画家”的故事和人格是李问虚构的,但我们不得不说“画家”是李问的阴面,李问是“画家”的阳面。

  在李问的回忆中,画家反复问李问是不是想当人生的主角。在充满镜像寓意的镜头中,周润发饰演的画家和郭富城饰演的李问,共同构建了两位影帝的神级演出:画家负责癫狂邪恶和喜怒无常,李问则是懦弱无能和压抑阴郁。

  画家总是可以做李问不敢做又想做的事:唯我独尊、替父报仇、追喜欢的女人阮文、对异己和坏规矩的人从不留情;李问则代表一个人仅存的良知与纯善:无心杀戮、替鑫叔求情、不肯射杀阮文的未婚夫。

  当伪自我与真实自我间的矛盾到达了无可调和的地步,他者的权威也面临着崩塌。这也是李问要射杀画家的原因——他的潜意识还是希望让李问而非画家成为自己的“主角”。

  《无双》完全推翻了观众的惯性逻辑思维,将一个剧情复杂的故事拍得戏剧张力十足,自始至终扣人心弦。看似真假无双,实则是人性无双:李问和画家,总有一个要灭亡。

  《无双》饱受赞誉的一张剧照是周润发用钞票点烟,完全复制了《英雄本色》中的经典场景。尽管这个镜头最终并没有呈现在电影中,但观众能从导演庄文强的动作设计中看到那一颗虔诚的心。

  从《三国演义》到《水浒传》,从张彻到吴宇森,无论是在中国民间文化,还是在香港电影,兄弟情义都被推崇备至。但“义气”本身,又时刻处于一种解释危机中。

  在《无双》里便出现了这样的矛盾。讲规矩,无非是各个社团组织不要胡抢乱来,有秩序才能把生意做大赚更多钱。说兄弟,画家一面利用李问的造假天赋,一面又对李问的私人空间不断侵犯。

  同为周润发出演的《英雄本色》(1986)作为香港江湖电影首屈一指的代表作,试图回应的,也正是“兄弟情义”如何面对金钱利益诱惑而不崩解腐化的问题。

  小马哥焚烧(伪)美金的形象和作为遗言的“做兄弟的……”形成鲜明对比,人们忍不住会去思考,“做兄弟的”应该怎样?什么是“义气”?

  在《无双》里,画家说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主角,并反复诘问李问:“你是不是翅膀硬了,想自己做主角?”在这个问题浮现之际,也说明“义气”本身已经遭遇了空前的危机。

  而对画家与李问两位人物的人性描摹,既是对传统帮会制度、义气伦理的奇观式重述,也是对当代人心理的深度刻画:奋力拼搏和人性底线,今天都市里的“江湖浪子”们,该如何找回失去的秩序感和希望。

  以《无双》和《追龙》为代表的枭雄片所述之市井传奇,或是表达误入歧途的慨叹,或是达成明贬暗褒的艳羡,但始终肯定着底层人物融入城市主流的不懈努力。

  兄弟义气、个人奋斗、时代洪流,这样的时代命题,也是港片能够以一种看似异质文化空间的姿态,始终直达我们内心深处的根源所在。尤其是典型香港精神对个人奋斗的高度肯定,硬糖君认为正是内地影视作品经常最缺失的部分——我们太喜欢开“金手指”了。

  《无双》由博纳、英皇、阿里影业三家共同出品,由于内地资本的介入,港片也开始显现出一种此前并不太常见的精神气质,那就是救赎主题的展开:在邪恶与善良间徘徊的李问,始终渴求着心灵的解放。

  相较于成龙浩然正气的警察故事,吴宇森充满仁爱情义和暴力美学的英雄相惜,《无双》不仅走向了大制作、大场面的大片路径,而且将“真假”的执念引向了更深维度的思辨,这无疑体现了超越旧港片的现代意识与人文情怀。

  以《红海行动》为代表的“港式主旋律”,和以《无双》为代表的“怀旧警匪片”,宣告着港片北上的类型成熟,用票房证明如何使香港电影在不丧失港味的情况下走得更远。而两部电影背后共同的伯乐阿里影业,也成为内地市场极具代表性的港片操盘手,尤其在宣发上出手快狠准。

  虽然在我们看来《无双》更近似“黑马”,映前热度不如《李茶的姑妈》和《影》。但早在9月11日灯塔电影实验室推送的每周热度检测中,《无双》就拿下了近一周7类细分人群的想看新增数冠军,其市场潜力已不容小觑。

  “灯塔”是今年4月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,阿里影业推出的一站式宣发平台,围绕投放渠道规模化、宣发效果可量化、营销数据可视化来提升宣发效率、赋能电影片方。事实上,《无双》票房领跑,阿里影业的精准宣发功不可没:

  首先,在前期灯塔给《无双》做了试映会,并从人群定位、物料策略、口碑渠道等方面给予片方建议,帮助影评精准定位。

  在宣发上,阿里影业通过联动支付宝、花呗、优酷、大麦网、口碑、UC等阿里生态内外资源,对淘票票用户购票历史行为、类型片喜好,对优酷看过《无双》预告片以及港剧喜爱者打标签,精准推荐《无双》售票和相关信息。

  影片上映后,精准的用户定位保证了《无双》上座率稳居国庆档第一,并且口碑爆棚,进一步拉高影片的排片空间。淘票票专业版数据显示,上映第7天,《无双》排片率已经从上映首日的18.8%升至26%,成为国庆档唯一排片率持续增长的头部影片。

  排片上升后,淘票票上8.8的高评分与优质评论,持续为观众提供观影决策依据,吸引了更多观影人群。截至目前,《无双》在淘票票大V推荐度85%,想看人数超17万人次。

  同样是口碑逆袭的“新港片”,同样是博纳影业出品,《追龙》却未能通过口碑充分释放票房。在口碑明显更具优势的情况下,《追龙》直到上映第6天才追上第二名的《英伦对决》,最终止步5.77亿,难以与去年国庆档票房冠军开心麻花的《羞羞的铁拳》较量。

  而《无双》的速度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,排片上升和口碑发酵,都通过互联网工具实现了最大化和最快化。

  当然,这一切的先决条件还是电影本身。再好的宣发平台,也只能是好口碑的搬运工和扬声器,不能自己造出口碑来。正如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、淘票票总裁李捷所言,“迷信内容、相信宣发。从互联网平台来讲,我们能做什么,首先是挑选内容,我们是做1后面的0。内容永远是票房的1,没有1什么都没有。我们没办法改变一个烂片的命运,但是我们可以让一个好片多出几个0。”

  宣发看能力,选片考眼力。从今年春节档的票房冠亚军《红海行动》和《唐人街探案2》,到暑期档的冠亚军《我不是药神》和《西虹市首富》,再到国庆档票房冠军《无双》,阿里影业选片之准令人惊叹,不负“爆款收割机”之名。

  而依硬糖君看,港片一脉大有可为。像发哥这样的大佬,居然已很久没有像《无双》这样适合他的角色。内地的资本爸爸们,大可多多扶持,让00后也见识下港片风采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