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六合乐坊心水论坛 > 正文
外国人眼里的魅力合肥
更新时间:2019-06-08

  有人说,要想尽快和准确了解一种文化,就亲自去当地,感受这种文化里最真切的人与物。以“三国故地、包拯家乡”著称的安徽省会合肥,不仅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古城,也是一座历来注重文明交流往来的城市。而今,新时代的合肥正因为她的科技、文化、自然迸发出新活力。其包容与开放的城市文化,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同时,促进发挥各国、各地区的文化交融。令人惊喜的是,合肥在面向外来人士中不断注重沟通交流,通过文化的力量促进城市创新活力,在创造美好生活中走向城市崛起。

  随着自行车运动的普及,中国的业余自行车赛事蓬勃发展。尤其在合肥,越来越多的外籍人士通过自行车融入这座城市,找到属于自己的圈子。

  今年的环巢湖国际骑游大会,在风光秀丽的巢湖之滨举行。在参赛选手的人群中,记者看到了来自美国的“老朋友”卢卡斯。今年40岁的卢卡斯现在是合肥工业大学一名物理老师。10多岁时他就开始接触自行车并爱上这项运动,一坚持就是20多年。

  2017年初,他和妻子一起从美国来到合肥生活。初到合肥的他,试着通过骑行认识这座城市。当了解到合肥每年都举行环巢湖国际骑游大会,他立刻报了名,“当时来到现场后十分惊喜,没想到合肥有这么多人喜欢骑行,我也是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起骑行,太壮观了。”卢卡斯说。

  “走过合肥的山山水水,让我和妻子深切地爱上了这座城市。”在参加了环巢湖骑游大会后,他更加喜欢在合肥骑行,经常在路上碰到骑友和他打招呼。平时是大学老师的他,周末变身骑行达人,随着骑行的圈子越来越大,如今环巢湖、大蜀山都是他骑行的好去处。

  然而去年因为伤病,卢卡斯错过了骑游大会。今年,卢卡斯早早地报名、热身,调整到最健康的状态。“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骑友,通过骑游大会,我已爱上合肥了,这里的骑友都很友好,合肥的环境也十分棒。”卢卡斯说。

  经过了一番“漫长”的思考,卢卡斯给出了他心中的合肥最美好之地。“骑行在环巢湖,一旁是美丽的湖景,可以和其他骑友一起骑行,而另一旁是原汁原味的小镇生活,可以看到老人们晒渔网、小孩们玩游戏,我喜欢这样轻松的气氛。当你骑行环巢湖时,你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融入身边这一切,这很合肥。”卢卡斯说。

  卢卡斯同样喜欢在大蜀山这样的自然环境里骑行。而农家乐美食似乎是除了山水之外最吸引他的。“你懂的,巢湖岸边新鲜的鱼是最好吃的!”卢卡斯说,以至于现在他一直在跟他的家乡朋友推荐合肥的美食。

  回过头看第一次决定来合肥的自己,卢卡斯骄傲地点点头,十分满意自己的决定。因为在这里,他通过骑行认识更多朋友;通过骑行体验合肥城市的魅力;通过骑行感受合肥文化并宣传、推荐合肥。

  谈到自己的理想,卢卡斯说,想做一个“Good Rider”,多做一些正确的选择,更大胆一些,即使以后回顾这一生,可以和自己说:“哇,这真是一次不错的旅程。”

  进入夏季,小龙虾成为合肥人最爱的食物。但对外国人来说,吃麻辣小龙虾好像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  莎莎是一位来自尼日利亚的24岁美丽姑娘,刚来合肥4个多月,已然爱上了这座城市。确切地说,她是爱上了合肥味道。“我喜欢小龙虾,过生日的时候特地和朋友一起去吃。我们点了麻辣味的,吃起来特别爽。”提到合肥的小龙虾,莎莎说忍不住开始流口水。

  其实,莎莎并不是一到合肥就爱上合肥的食物。一开始,她还有一段时间不适应。“记得朋友第一次带我去吃麻辣烫,我十分吃惊。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食物,也不明白怎么可以把十几种食物放在一起煮。”回忆起第一次去吃麻辣烫,莎莎不由自主地大笑起来,4个月前,她的胃口和现在有着巨大的改变。

  后来,在不断地尝试之后,莎莎不仅对麻辣烫有了改观,并且开始接受合肥本土食物,甚至是“辣味”。“去饭店看菜单,我会选择吃标注有两个辣椒的那一种,你们叫做中辣。”

  虽然来合肥没多久,莎莎已变成了“合肥胃”,吃惯了合肥地道本土菜,也熟悉了各大外卖平台。莎莎经常吃合肥本土的菜馆,比如老乡鸡现在成为她饥饿时候的首选。“这些平台上有一些好吃的本地菜,我都会收藏起来。朋友们在一起多是交流好吃的。吃在合肥,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变小。”莎莎说。

  作为一个在合肥生活了3年的外国人,来自老挝的思娜已经烧得一手的好菜。闲暇时,她不仅带朋友们去寻觅合肥街头美食,还经常自己做饭招待大家。“我喜欢研究合肥的美食,回来之后自己尝试制作。”如今,思娜的手艺已然得到朋友们的认可,尤其她做的鱼被称作一绝。

  其实,合肥的许多菜馆,已然成为一座“吃”文化的桥梁,连接起合肥与世界的味蕾。本地食材在外国人手里变成美味,这让合肥味道更加“接地气”“暖人心”。来自不同地域、不同国家的人们因为合肥味道而引起共鸣,建立起鱼水交融的情感。

  “开封有个包青天,铁面无私辨忠奸”提起北宋清官包拯,大多数中国人都会唱这首歌。当记者问起“是否知道包公”时,来自尼日利亚的莎莎开口便哼唱起这首歌。只是,她在歌词里把“开封”替换成了“合肥”。原来,她没来到中国前就知道了“包公”。“合肥是包拯的家乡,他生在合肥,是地地道道的合肥人,我们国家的人都知道,他很有名的。”来自老挝的思娜也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  今年1月,莎莎和朋友们特地一起去包公墓探访了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。包公墓全称包孝肃公墓园,位于合肥市内包河南畔,与包公祠紧紧相连,是合肥包河公园的主体古建筑群。那一次,莎莎激动地把包公园游了个遍。包公祠、包公墓、清风阁莎莎还穿上了包公的衣服与朋友们合影留念,照片至今珍藏在手机里。

  包公园的那次游玩给莎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她把当天的行程告诉了远在尼日利亚的朋友和家人,并且发了长长的朋友圈,告诉他们自己终于零距离了解了“中国名人”。

  来自老挝的晓龙对合肥尤其感兴趣,平时爱玩的他,把合肥周边几乎游了个遍。“印象深刻的是紫蓬山,那次我和朋友拍了很多照片留念。”

  肥西紫蓬山又名李陵山,有“庐阳第一名山”之誉,是国家森林公园、国家4A级旅游景区。紫蓬山距离合肥市区仅二十多公里,景区内有紫蓬山、圆通山、周公山、大潜山等大小山峰100余座;有始建于三国的“皖中名刹”西庐寺,三国魏将李典之墓,宋抗金名将葛升之墓,太平天国将领袁宏谟故居,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故居刘老圩,淮军名将张树声、周盛传故居张老圩、周老圩等。

  晓龙说,紫蓬山之行让他对合肥的山有了更加充分的认识。“合肥的山和水,让我对这座城市更加喜爱,在它们身上好像看到了这座城市坚强、柔软的不同品格。”

  世界上大多著名城市,都有一座著名的山,合肥也是如此,山在城中、城绕山建。大蜀山,合肥著名的火山于3600万年前爆发,岩浆从山顶一路淌下,冷却后形成固体岩石,像一条瀑布从山顶泻下,形成了今天的山脉。经过漫长的岁月,古火山应有的火山渣锥、火山岩等火山遗迹,至今仍然保持得相当完整,深深浅浅的印记见证了合肥的悠久历史。

  晓龙很早就游玩过大蜀山,“我喜欢走走看看,也喜欢在游玩的过程中来感知合肥当地的文化。我觉得合肥的地理文化很丰富,在旅途中也让我学到更多的东西。”

  “呱蛋”“得味”“个朗车”看到这些词,许多安徽人可能完全不知其意,更别提对语言环境完全陌生的外国人来说了。一个外国人说合肥话,这是要闹哪样?她是乐娜,一位来自老挝的姑娘,在合肥已经学习、生活了3年。谦虚的她,天性害羞,对自己一直摸索的合肥方言,自称“距离跟本地人沟通,还差得远。”

  合肥的方言里有许多词汇的含义十分丰富。比如,合肥方言里有个词叫“得味”,这个词的含义非常丰富,它有“好玩”“漂亮”“可爱”“开心”“有趣”“新鲜”等含义,可以用在不同场合。可是对于刚来合肥的外国人来说,理解合肥方言不仅仅是“好玩”那么轻松。即便是乐娜这样在合肥生活了3年之久,面对说着地道本地话的合肥本地人,乐娜常常晕头转向。

  乐娜才到合肥时,第一次打车就遇到了“沟通不畅”的窘境。“你等我一会,我扯后就来。”听到司机这句话时,乐娜一头雾水。“当时蒙圈了,站在街头傻傻地等着,直到司机过来。我上车之后问清了这句话的意思,觉得很神奇。”原来,“扯”在合肥方言中有紧接着、紧跟着意。如:“你们先玩,他扯后就来。” “他看你一进门,就扯身走得了。”另如“扯手就打”“扯腿就跑”,其“扯”亦含有此意。

  “合肥话博大精深,我对它很感兴趣。”乐娜说,为了学习合肥话,她经常跟合肥人交流和请教。如今的乐娜已积累了不少合肥话口头语的表达。“合肥人说吃叫七,小孩叫侠们。”对于这样常见的口头表达,如今的乐娜已然了然于心。现在称赞朋友,乐娜除了会用“漂亮”这样的词语,还会用“美化的了”来形容。这些接地气的合肥方言,让乐娜收获了更多的友谊,帮助她迅速融入合肥生活。

  来自非洲国家安哥拉的首都罗安达的Aleixo Dias Morais(中文名金磊)来合肥3年了,几年来他在合肥度过了最好的年华,他熟悉了合肥这座城市,熟悉了合肥的生活方式。未来,他希望能够留在合肥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  金磊如今在安徽大学国际教育学院读书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的父亲是罗安达当地的一名酋长,期望他在中国学好知识和本领后归国。

  “可我还是希望留在中国,我喜欢合肥。”在经过几年的语言训练后,金磊的汉语说得还算流利。平日里,他每天除了上课,就在合肥的很多街巷里转悠,喜欢吃合肥地道的小吃。“我滴个乖乖,好好吃哦。”金磊用俏皮的汉语说出这句合肥方言。

  去年,首届中国农民丰收节在长丰朱巷举办辣椒节,金磊踊跃报名。金磊与工作人员一起在辣椒节现场体验摘辣椒、钓鱼、晒稻谷、摘水果等农耕农业文化。“很好玩,我们国家没有这个,我在合肥一直在市区,也没有体验过这些。”

  如今,金磊已在合肥待了3年时间,可以说合肥就是他的第二故乡。他说,“在合肥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合肥的故事、合肥的美食、合肥的历史、合肥的街道和地理”,对他而言,合肥是第二熟悉的城市了。金磊说,“后面还要在合肥待两三年时间,学习期满后也许会回罗安达,也许会留在中国。”按照其父亲的意愿,金磊应在学习期满后回国,但是金磊更想留在中国,更想留在合肥发展,因为这里有他的朋友,有他喜欢的交往方式,更有他喜欢的生活环境。